在遵义会议上说毛主席不懂马列主义、军事的凯丰,后来怎么样了

浏览:2668   发布时间: 09月19日

1935年1月15日-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议上,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等领导人对李德、博古在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中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进行了批判。

而在会议上,也有人对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的批判表示不满,凯丰就对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能力进行了质疑,认为他是依靠《三国演义》和《孙子兵法》指挥打仗;然而,对于毛泽东的追问,凯丰却无法回答。

那么,在遵义会议上与毛泽东“顶牛”的凯丰,后来怎么样了?他有没有转变自己的态度?

青年时期的凯丰

遵义会议上决定,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取消最高“三人团”、以朱德和朱德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为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遵义会议后,“左”倾领导人的职务也都被调整了,博古不再担任党的总负责人,凯丰也因为自己的思想被撤销了红九军团中央代表职务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凯丰

遵义会议结束后,凯丰看到毛泽东在党内和军内如此受拥戴,又回想到李德、博古进入中央苏区以来,给中央苏区和红军带来的巨大损失,他开始反思自己的想法,反思自己在遵义会议上的发言。

中央红军土城战役后一渡赤水到扎西集结,在这个过程中,凯丰见识到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艺术,他意识到自己在遵义会议上的发言是错误的。

1935年2月8日,中央政治局在扎西院子地域召开会议,讨论和通过了张闻天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

会议上,还决定内容确定下来后,立即向干部传达。

1935年2月10日,军委纵队在扎西召开营、科以上干部会议,由张闻天传达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神。

就是在这干部会议上,凯丰自己做了初步的自我批评。

在扎西,当着中央领导的面,凯丰对遵义会议上自己的发言作了深刻的检讨。检讨最后说:

“现在,我宣布收回我在遵义会议上的观点,坚决拥护毛泽东同志来领导我们的红军。因为,实践已经证明,只有毛泽东同志才能领导得了我们党,才能领导得了我们的红军。谁反对毛泽东同志,我就反对谁!”

从作初步的检讨以后,凯丰在长征途中的许多政治关口都站在毛泽东一边。

在1941年写的自传中,凯丰更加冷静地剖析了自己在遵义会议上所犯的错误的原因,写道: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至一九三五年一月在遵义,因当时对过去中央苏区所犯错误还不了解,在遵义会议上坚持了错误的方面。现在想起来真是幼稚可笑。经过中央的批评,在很短时期内就了解了自己的错误(大约两个月的光景)。在威信的干部会上,就实行了对自己错误的初步批评。”

1954年6月25日,凯丰在给长征时任红九军团党委委员尹自勇的证明信中再次提到,自己在遵义会议上所犯的错误,

“自勇同志忠诚于党组织,忠诚于主席......我至今记得最清楚的,自勇同志批评我在遵义会议上没有拥护主席,是批得对的。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像,忆之犹昨。”

凯丰

1935年3月26日,周恩来领着凯丰、何长工来到红九军团驻地,向罗炳辉和蔡树藩传达中央两项决定:一、任命何长工为红九军团政委,蔡树藩接替何长工任军委纵队第二梯队司令员兼政委,凯丰继续担任红九军团中央代表职务;二、给红九军团下达新的作战任务。

主营产品:其他有机化学原料,其他羧酸衍生物,其他工业化学品,库存化工原料,其他醇类